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ST长油重回A股首日意外大跌,挂单前你需要了解这些

第一财经2019-01-08 22:27:02

简介:ST长油的大跌虽让市场意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1月8日,经过四年的等待与挣扎,重回A股的ST长油却没有讨到好彩头,意外的大跌让那些连夜挂单的投资人大失所望。

当日,ST长油低开低走,盘中两度临停,全天交易仅6分钟,最终以3.31元/股收盘,较开盘参考价大跌23.20%。这一结果,在意料之外却是情理之中。分析人士认为,ST长油恢复上市的股价利好效应,在老三板时就得到充分体现,停牌前4.31元/股的价格相比“退市价”涨幅超4倍,且ST长油因恢复上市暂停转让近两年,其间上证综指与ST概念指数均处于大跌之中,让其存在补跌空间。

对于ST长油后续的走势,市场也出现了分歧,悲观者认为预期已经兑现,“逢新必涨”在ST长油身上难以再现,而乐观者更为看重经过四年重整,公司基本面理顺,有望再度回到上升通道。

意想不到的大跌

重新上市交易的ST长油,没能享受到A股一直以来的新股大涨效应,着实让连夜挂单的投资者大大失望了一把。

“之前猜的都是会涨多少,群里还开玩笑说,1月8日一定发,结果没想到会跌这么多。”一位长期关注ST股的投资人对记者感叹。

实际上,1月8日,ST长油前后仅仅交易了约6分钟,早盘即低开低走,以2.81元/股的价格开盘,最低触及2.66元/股,相比开盘参考价,即2017年2月27日在股转系统的收盘价4.31元/股跌幅逾38%。

随后ST长油股票进入临时停牌状态,报3.09元/股,跌幅为28.31%。10点1分,恢复交易后,跌幅收窄,股价回升至3.37元/股,但因盘中价格较开盘价首次上涨超20%而二度临停,此次停牌持续到下午收盘前三分钟。最终,ST长油收报于3.31元/股,较开盘参考价跌幅23.20%,全天成交额5.71亿元,换手率约9.50%。

ST长油的大跌虽让市场意外,却也在情理之中。有分析人士接受第一财经采访表示,ST长油恢复上市的预期由来已久,股票在老三板时涨幅已充分体现。

2014年6月5日,因连续四年亏损、资产为负、审计意见为“无法表示”等原因,ST长油成为首家因触发业绩条件被退市的央企上市公司。退市前一个交易日,股价定格在0.83元/股。三年后的2017年2月28日,彼时名为“长油5”的ST长油向股转系统申请股票暂停转让,停牌前股价为4.31元/股,较退市前涨幅超过4倍。

另一个不能忽视的因素是,在ST长油停牌至恢复上市近两年间,无论是上证综指还是ST概念指数分别大跌了21.80%和46.52%,分析人士据此认为,ST长油存在补跌空间。

除此之外,尽管ST长油从五大方面均符合重新上市的标准,主营也实现了连续三年盈利,但从2016年以来,公司业绩实际处于下行通道之中。

具体来看,2015年是ST长油破产重整的第一年,公司扣非后归属母公司利润6.11亿元,大涨126.01%。但2016年、2017年以及2018年前三季度,ST长油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5.29亿元、3.08亿元及1.94亿元,跌幅逐年加大,分别为13.43%、28.18%及30.57%。

徐翔们的“豪赌”

提到ST长油,昔日“私募大佬”徐翔已成为绕不开的话题,尽管首日大跌,在退市前杀入的徐翔家族及个别牛散,不出意外账面已赚得盆满钵满。

回望四年前,ST长油于2014年4月21日进入最后的退市整理期交易,30个交易日内,三一集团和一众老股东纷纷选择出逃,但徐翔家族却反其道而行,联手王东武、陈庆桃、蒋炳方等牛散“抄底”。

2014年中报显示,徐翔本人携其父母及妻子——徐柏良、郑素贞、应莹三人突击入股,各自买入550万股,合计持股比例达到0.64%,名列当时长油5的第二大股东。

过往的公开资料显示,徐翔家族购入的成本均价在0.75元/股左右,以长油5股票在老三板暂停转让前,即2017年2月27日的4.31元/股收盘计算,这笔2200万股的抄底,浮盈在7942万元,即使以2019年1月8日最新收盘价计算,徐翔家族这一把“豪赌”也赢下5632万元,收益率341.33%。

除了徐翔家族,在退市前突击入股的还有牛散王东武,单枪买入1309.06万股,成为当时长油5最大的自然人股东。王东武购股的成本价未见曝光,以ST长油0.83元/股的退市价为参考,其至今账面浮盈约3246.47万元,总收益超过3倍。

更早潜伏的两大牛散还有“ST专业户”陈庆桃及以炒重组概念股著称的蒋炳方。两人于2013年中报首度上榜ST长油前十大股东,持股分别为777.7万股和499.10万股,位列第四和第六大股东,并在退市前均大幅加仓。至退市前,两人持股分别为800万股、715.10万股。

不过,不得不提的是,ST长油在退市后即启动了破产重整,以债转股的方式,引入了建行江苏分行、中行江苏分行、工行南京下关支行等九大金融机构。截至目前,中外运长航集团和九大金融机构已替代徐翔家族及上述牛散成为ST长油的前十大股东。

当时的公告显示,以股抵债的价格为2.30元/股。也就是说,这九大金融机构目前的浮盈虽不及徐翔家族,但亦有约43.91%的账面收益。

后续分歧

经历了首日的大跌,ST长油股价的后续命运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受访的一位分析人士较为悲观地认为,以过往暂停股、退市股的恢复上市的经验来看,ST长油后续走势或并不乐观。

“做暂停股、退市股,就是看恢复上市、重新上市的第一天,如果这天吃不到肉,就不用买了。因为预期已经兑现了,冲高回落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之前的川化等等。”他称。

2017年12月18日,暂停上市一年半的川化股份恢复上市,开盘低开低走,最终以暴跌28.92%的结局血洗了苦等600多天的2.9万余名中小股东。而此前恢复交易的协鑫集成、长航凤凰、ST新梅等股票,在恢复上市初期大涨之后,后期均呈现回落的趋势。

“受原油市场的影响,油品运输的周期性比较强,前两年会有回落也是这个原因,但可以比较看公司现在业务的收入和毛利率相比前几年都是增加的。”另一位持有ST长油的投资人则对公司股价更为乐观。

在该人士看来,虽然目前油运市场处于低迷周期,但2018年航运还是有所复苏,从中长期看,其认为ST长油在理顺了债务和经营后,也在拓展与航运相关的业务,会逐步再回到上升通道。

作为A股重新上市制度的首个样本,ST长油的股价受到监管的密切关注。1月8日下午,上海证券交易所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关于ST长油重新上市首日交易情况的说明》,提醒投资者ST长油的涨跌幅限制将在1月9日起恢复为5%。

若重新上市6个月内,ST长油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基准价格(每股4.31元)的50%,按照此前ST长油控股股东中外运长航集团出具的《关于长航油运重新上市后稳定股价的承诺函》,中外运长航集团持有的长航油运股票锁定期将自动延长6个月。

责编:石尚惠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