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券商分化:中资券商亟待转型,外资瞄准跨境和财富管理业务

第一财经2019-01-11 20:33:57

近两年来,在去杠杆、经济增速放缓、股权质押风险等影响下,中资券商整体业绩下行,2018年上半年行业净利润率降至约26%,且券商分化加剧,全面转型刻不容缓;同时,由外资控股的合资券商在未来也在追求扮演更大的角色,如何扬长避短至关重要。

近两年来,在去杠杆、经济增速放缓、股权质押风险等影响下,中资券商整体业绩下行,2018年上半年行业净利润率降至约26%,且券商分化加剧,全面转型刻不容缓;同时,由外资控股的合资券商将在未来将扮演更大角色,而如何扬长避短、在中国市场发挥自身优势(如跨境业务、财富观理)则至关重要。

近期,麦肯锡最新发布的《展望2019中国证券业:把握五大趋势六大主题》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行业(内资券商)总收入仅1266亿元人民币,同期下跌11.9%,净利润率降至约26%,且券商马太效应凸显,前10名券商贡献了52%的收入和66%的利润。麦肯锡副董事合伙人袁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未来行业集中度上升、出现整合机会,未来将形成大型全能券商和特色竞品券商的共存格局。根据海外投行的经验,中资券商应该聚焦六大主题、积极谋求转型,包括:采取差异化战略(131家券商须分化定位),打造有特色的业务模式(抓住财富管理业务转型、机构服务业务和重资本业 务快速发展之机),拥抱数字化和金融科技,精细化运营,管理和经营风险,以及重塑组织和文化。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2月24日,瑞银正式控股内地合资证券公司瑞银证券,持股升至51%。瑞银打响头炮后,摩根大通、野村、瑞信等今年都有望控股合资券商。瑞银证券并购部主管何川近期对记者表示,尽管外资在中国境内的人员、合规成本较高,且缺乏本土优势,“但外资券商在中国境内、境外平台的合作方面可实现无缝对接,尤其在并购交易方面。”例如,瑞银此前帮助中远海控联合(中远)收购了东方海外,瑞银同时扮演两个角色,一是作为中远的独家财务顾问以进行跨境并购,二是作为中远A股上市公司的独立财务顾问来负责其A股的顾问业务;从入境并购角度,瑞银帮助欧洲制酒公司DIAGEO增持了水井坊,可见A股和跨境平台的重要性。

业绩承压、中资券商亟待转型

截至2019年1月11日,近34家上市券商均披露了2018年最后一个月的月报。从2018年12月份单月数据来看,34家上市券商中有16家净利环比增长,6家环比下滑,另有12家亏损。中信建投证券分析认为,券商单月营收增长,主要来源于自营固收类投资与资管业务的季度利息收入确认;营收与净利增速的分化,主要因为大额股票质押减值损失的计提。

由于各大券商竞争加剧,券商在各业务线上展开了更激烈的价格竞争,2018上半年经纪业务佣金率较2017年略有下降,而IPO费率下降,业务量和费率双重下跌导致行业整体收入空间缩小。 麦肯锡也发现,总收入减少的同时,2018年上半年行业净利润率首次跌破30%关口,降至约26%。尽管杠杆率略有回升,但受收入减少和利润空间缩小的双重影响,证券行业净资产回报率显著恶化,2018年上半年行业年化净资产回报率仅为约3.5%,明显低于国际市场水平。

2018年而言,经纪和自营业务仍是前两大收入来源,通道型业务(经纪业务以及投行业务)收入贡献持续下降。依靠资产负债表的重资本业务(自营)收入贡献提升,可见投资能力仍是区分券商竞争力的重要指标;同时,海外业务的重要性凸显。领先券商如中信证券、中金及海通证券的海外业务布局已有扎实基础,2017年海外收入贡献分别达到13%,17%及18%,大幅领先其他券商;资管业务收入贡献占比虽有小幅提高,但受资管新规影响,整体管理资产规模自2016年持续收缩,两融余额受市场环境影响有所回落,净利息收入贡献比出现下滑。

在激烈竞争、行业不景气的背景下,行业集中度上升则是大概率事件。2018年上半年收入排名前10的券商占据了52%的总收入份额以及 66%的净利润份额,较2017年有明显增长。中小券商业绩明显承压,排名50以后的80家券商2018上半年收入份额仅5%,相当于一家排名前10的券商。

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黄河对记者表示,中资券商未来将呈现五大中长期发展趋势。行业分化整合:出现整合机会,未来将出现大型全能券商与特色精品券商共存格局;客户机构化:投资者机构化将提速,对券商行业专业度和产品服务的丰富多样性提出了更高要求;业务资本化:重资本业务(如自营)能力将成为券商的核心竞争力,要求券商具备更强的资产获取、风险定价和主动管理能力;全面数字化:端到端数字化和金融科技的应用将成为行业常态;运营智能化:行业业绩下滑,合规成本上升,券商必须持续降本增效,并推动运营智能化。

根据海外经验,黄河也提及,美国数千家券商不断整合,近15年来数量减少了30%,市场高度集中,前10大券商占据的市场份额超过70%。“近年来中信证券一直在稳步增长,高盛有收入的下跌,但仅靠自然增长,中资券商要20年可以达到世界一流的水平,所以说行业并购整合是很需要。最近中信证券135亿收购广州证券也是整合的一例。”

外资券商瞄准跨境业务、财富管理

与中资券商相比,尽管外资券商已经相较成熟,但若要开拓中国境内市场,则仍需要发展优势业务。

早年,由于业务范围多有限制,合资券商也受监管不确定、文化理念差异等因素影响,部分无法实现既定的计划。除了中金、瑞银是全牌照合资券商之外,瑞信方正可在深圳前海开展经纪业务,其他合资券商如中德、东方花旗等都只能专注投行业务。也有观点认为,如今在破除外资持股比例和业务范围的双重限制后,未来合资券商的战略定位、展业模式和经营管理等方面的分歧和矛盾有望化解。

“中资券商更了解本地客户,且有比较好的网络,耕耘多年的营业部网络是一笔资产,对国情、监管的把握也具备优势,但是外资券商对复杂业务有非常深入的全球视角,也有在全球被证明了的体制、机制,风险管理能力较强,下一步的竞争需要则做到扬长避短,例如外资的重点不应该放在散户或简单交易上,而是聚焦综合财富管理。”黄河对记者称。

就复杂业务而言,例如FICC(固收、外汇及大宗商品业务),多数中资券商还未设立FICC部门,且定位中高端的财富管理业务也是外资的优势所在。

此外,尽管外资券商在中国境内IPO方面的优势并不及中资券商,中资券商也普遍采取广撒网式的方式推进IPO项目,但2018年整体过会率并不理想。相较之下,瑞银证券的A股IPO过会率达100%,但其前期对项目的筛选也更为挑剔、合规要求更严。

何川对记者表示,为支持优质企业参与上市公司并购重组,推动上市公司质量提升,证监会已经将IPO被否企业筹划重组上市的间隔期从3年缩短为6个月,因此A股上市公司的收购以及借壳上市继续的趋势,再加上监管部门对并购重组的支持也会导致更多交易的发生,这也会为券商带来更多机会。

就外资的另一优势领域,即跨境并购而言,何川预计未来中国企业在特定行业及区域的跨境并购兴趣将持续增加,例如高科技制造业、芯片制造、自然资源及生物科技将是海外并购核心领域,欧洲、拉美及一带一路将是跨境收购的重点区域。

瑞银集团主席魏柏昻(Axel Weber)近期在接受第一财经独家专访时表示,瑞银作为财富管理方面的领先机构,希望进一步加码对高速发展的经济体的布局,尤其是以中国内地市场为核心的亚太市场,“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加大对中国业务的投入,只要我们看到额度制度能够更加灵活,且中国金融市场能够进一步加大对海外投资者的开放程度。”

责编:于舰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